【欧时评论】德国,一个已被极右“病毒”重度感染的国家

发布时间: 2020-02-07 02:48:35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德国政坛5日发生了一件怪事,在图林根州议会举行的州长选举中,只有5个议席的州议会最小党派自民党,其候选人凯莫里西在第三轮投票中以一票领先的简单多数,击败红红绿联盟候选人、前任州长拉梅洛夫,当选为该州新州长。

2月6日,刚当选图林根州长的凯莫里西在记者会上宣布辞职。(图片来源:法新社)

新闻的爆点还在于,凯莫里西获胜,仰仗于该州议会第二大力量、被公认由法西斯主义分子霍克领导、定性为极右政党的德国选择党的支持。支持凯莫里西的还有德国目前在联邦政府中的最大执政党、该州议会第三大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在州议会90个议席中,选择党、基民盟和自民党三党相加48个席位,凯莫里西在第三轮投票中得到了45票支持,比拉梅洛夫多得一票胜出。

选举结果爆出后迅即成为舆论热点。凯莫里西6日早上还信誓旦旦,要勇挑重担并找出一条“中间道路”,到下午却终于扛不住压力,宣布辞职,从当选到辞职前后只有24小时。图林根州议会面临的命运,则是解散重选。

不论图林根州议会最终结果如何,此间评论员认为,这一出政坛闹剧,也许是对德国战后70多年议会民主制度的最大讽刺;不过,这也具象地再现了德国政坛中庭坍塌、左右掣肘的尴尬局面。

首先,民主选举意在最大程度体现民意,历来是谁支持率高谁上台坐庄。图林根州自民党以5%的支持率勉强超过“门槛”进入议会,在议会6个党派中份量最轻,如果真由这一党派执掌州长大权,那可真和“民意”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

其次,德国战后将出现第一个靠极右势力支持上台的政府,一切抗拒极右势力扩张的努力,从此将成为梦幻泡影。回想几天前,德国政界几名最高领导在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纪念活动上各种对历史的追悔,让人都觉得索然无味苍白无力。德国最大执政党基民盟去年郑重其事,发表一份决议,声称不跟左派党结盟、更不跟选择党合作。而这次,自民党候选人靠着基民盟和选择党的合力支持当选州长,算不算一种合作呢?虽然,基民盟和自民党都忙不迭地发表声明,撇清和选择党的干系。然而,就算事先没有明确谈合作,这种心有灵犀的默契,只能说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苟合。

第三,这样的选举结果,可谓是议会民主的奇葩。就算整个选举过程最大程度地体现了民主,但除了贻笑大方,于事何济?自民党在该议会中只占5席,加上基民盟的21席,总共只有26席,不到总数三分之一,没有任何决策能力。红红绿联盟三党不会自己打自己的脸,所以在第一时间声明,绝不支持自民党。那么,如果不跟选择党合作,这位州长纵有州长的权柄,又能有多少用武之地?

第四,基民盟既不和左派党结盟、也不和选择党合作,誓做中流砥柱,壮志可敬,但事实却差强人意。在该州州选中,基民盟失票近12%,从第一大党跌落为第三,都跌到了选择党的后面。另一个也许仍然在梦想着做中流砥柱的社民党,得票只剩下了8.2%,都不到两位数。目前仍然在联邦层面凑合着所谓“大联合政府”的两大中间党,加在一起不足30%,“大联合”成了名不副实。两党虽仍然为中间势力代言,但继续以中流砥柱自居,难免让人觉得自不量力。

极右的选择党短短几年时间在德国政坛异军突起,支持率超过两位数,在联邦议院成为第三大党,在一些州议会甚至成为第二大党,改变了德国几十年的政坛格局。左右逢源,中间疲弱,图林根州出现的政治乱象,也许就是德国政坛的最好写照。传统的中间党派不跟左右势力合作,没有政党能够稳坐台上。

几天前,德国最具权威的新闻杂志《明镜》周刊最新一期,以《冠状病毒中国制造—当全球化成为致命危险》为封面故事,不惜以煽动仇华情绪来重塑“意见领袖”的形象。该杂志编辑部还意犹未尽,第二天以其政治部主任的一篇评论补刀,公然宣称“此时来一点种族歧视也未尝不可”。对该封面的立论,稍具分析能力的读者一眼就可以看出其不合逻辑,病毒和全球化并无直接关联,全球化更不是“病毒”,不仅不是“致命危险”,而且还是德国经济的“救命恩人”。难道训练有素的《明镜》周刊老总们,会不明白这一命题的牵强吗?

观照图林根州选出现的怪事,人们便不难理解《明镜》的信仰。在一个已经被极右“病毒”重度感染的国家,宣扬一点种族歧视,足以引起一部分人的快感和舆论的关注。然而,有过惨痛历史教训的德国,切不可忘记,对种族主义的任何迎合和纵容,都是在给极右势力雨露阳光,最终必将自食其果。

(编辑:李璟桐)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
广东快乐十分